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.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.

跳轉至主目錄
產地

更綠化的未來

Photography: Liz Ham


「我們當然不是在試圖複製 1770 年的系統。」塞巴斯蒂安·伯吉斯 (Sebastian Burgess) 說。「我們在尋求的是一個具有生態功能的景觀,其既能兼顧農業需求,又能作為自然生態系統運作。」伯吉斯是非政府組織 (NGO) 綠化澳洲 (Greening Australia) 塔斯馬尼亞 (Tasmania) 分部的環境保護總監。綠化澳洲是首批在環境保護和再生領域奮鬥的非政府組織之一。

綠化澳洲 (Greening Australia) 的運作甚至早於另一個致力於土地管理的組織「土地保育 (Landcare)」。正如伯吉斯 (Burgess) 所描述的,綠化澳洲在從前「為全國所有人擔當了一切」。但在過去的十年中,它重新制定了策略,將重點放在少數集水區和地理區域,以發展與當地農民、政府和行業組織協商的長期土地管理計劃。「我們運用最好的科學來理解這些景觀所面臨的問題,並從任何可行的來源獲取收入,以執行我們的計劃。」綠化澳洲是三個澳洲研究委員會 (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) 計劃的產業合作夥伴,擁有超過 15 位博士研究生與博士後工作人員,協助實施其基礎工作。

最近,伯吉斯和他的團隊一直在關注塔斯馬尼亞中部地區 (Tasmanian Midlands),其範圍包括康納拉鎮 (Conara)、坎貝爾鎮 (Campbell)、羅斯 (Ross) 和滕布里奇鎮 (Tunbridge) 周遭的區域。該團隊的努力被統稱為塔斯馬尼亞島方舟計劃 (Tasmanian Island Ark program)。塔斯馬尼亞作為世界上最後一個受威脅動物的避難所之一,擁有許多現已在澳洲大陸滅絕的動物物種。為了應對這種威脅,綠化澳洲正努力挽救這個全球重要景觀的生物多樣性衰退,並將人們與自然重新聯繫起來。通過塔斯馬尼亞島方舟計劃,該組織致力於在整個島嶼中重新打造 6,000 多公頃的棲息地,為澳洲極度瀕危的動物打造據點,並通過實地和教育計劃來振興當地農業社區。

在 1778 年歐洲人定居之後,羊毛生產是塔斯馬尼亞最初發展的產業之一,而中部地區也成了首批進行農業定居的地區之一。在移民到來之前,如英國出生的藝術家約翰·格洛弗 (John Glover) 的一些早期殖民時期繪畫中所描繪的那樣,這裡的土地歷經原住民大約 60,000 年的管理後,大部分景觀都仍是開闊的草林地。尚未開墾的土地正適合用來進行放牧。「這對羊毛生產商來說,是理想的遷入國家。」伯吉斯解釋道。「這是一個低投入且相對可持續的系統。但是任何系統都需要保護。理想的做法是保持系統的平衡:如果能夠有效地管理羊群放牧,就可以與自然保持平衡。」

結果不言自明。迄今為止,綠色澳洲與當地的羊毛生產商合作,透過在草林地和河岸種植約 250,000 種原生植物,恢復了 1,000 多公頃的景觀;並基於保護目的,將現有的原生植被額外延展了 200 公頃。以塔斯馬尼亞相對較小的面積來說,這些數字著實驚人。綜觀來看,其麥覺理 (Macquarie) 河岸重建工程能躋身為澳洲最大的植被修復計劃之一,也不足為奇。目前在塔基河 (Tacky Creek)、麥覺理與伊西斯河 (Isis Rivers) 河岸大約 35 公里,已能看到重新種植的原生植物。

對原生瀕危物種所帶來的好處是相當可觀的。持續監測中的資料顯示,東袋鼬、斑尾虎鼬、加氏袋狸、袋獾、蓋氏袋鼠和林地鳥等等的種群數量正在不斷上升。「我們已看到世界各地的原生動物種群正在崩潰,而這整個現象就是我們在塔斯馬尼亞極力挽救的。」伯吉斯如此解釋他的使命。「因此,我們大部分的工作就是減少或控管威脅──增加棲息地、保持清澈的水路、控管雜草──以嘗試達到平衡。」

「我們的資源有限,但我們目前肯定沒有生產商招募的困難。因此未來看來一片光明。」

Sebastian Burgess

隨著氣候的快速變遷,這一挑戰變得更加嚴峻。「不斷攀升的極端炎熱天數將對原生植被、新種植物和動物生存產生影響。但總體來說,我們仍可以在這之中盡己所能,提供更多的庇護所(通過種植樹木),並為發展更大的農業恢復力。這是我們的目標,而我確信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。雖然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,且我們不確定屆時農業會發展成什麼樣子,但我們已經設定好目標──恢復中部地區、重建主要生物廊道,並找到生態功能與維護可發育農業景觀之間的平衡。」

擁有該地區大部分土地的羊毛生產商,已經接受了綠化澳洲的計劃。「在大多數情況下,我們的作法並不會減少他們的生產用土地。他們的土地面積不會縮小,反而還獲得了樹冠的遮蔭,對其牲畜的健康帶來好處。」伯吉斯說。大多數農民保留著一些用於保護的封鎖土地,而環境保護和再生的好處有助於產生更好的終端產品。「農民希望能看到更多這樣的結果,因此非常支持我們綠化澳洲所做的努力。當然,我們的資源有限,但我們目前肯定沒有生產商招募的困難。因此未來看來一片光明。」